疫情全球蔓延對體育賽事產業的影響及應對

2020-06-10 10:37華奧星空

  新型冠狀病毒的全球蔓延,多行業都遭遇了空前的打擊,具有典型聚集特征的體育賽事,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各國賽事產業都因此遭受了明顯的經濟損失。面對未知的全球疫情發展情況,各地都在積極分析與研究這次疫情產生的影響,盡早地采取應對措施。2020年5月體育總局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與體育工作領導小組發布了《關于有序恢復體育賽事活動的指導意見》,意味著我國體育賽事已經開始逐步“蘇醒”,如何在逆境中尋求體育賽事產業“新生”力量,以最大程度地減小疫情蔓延對體育賽事產業的不利影響,把握特殊背景下的體育賽事發展機遇,盡快走出疫情造成的體育賽事產業發展困境,成為值得我們思考的議題。

疫情帶來的不利影響

  2020年本該是一個體育大年,各項賽事百花齊放,但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爆發,全球多項體育賽事先后宣布取消或暫停,歐洲杯與東京奧運會也先后確定延期,全球體育賽事基本停擺。國內馬拉松相關賽事、各級各類足球賽事、滑冰賽事、全國性的羽毛球賽事、WCBA聯賽等也紛紛按下暫停鍵,國內外體育賽事供給量急劇下降,導致體育賽事產業的“休克”,對經濟、社會等多方面產生較大影響。

  利益與疫情的博弈

  隨著體育賽事的規模及產業鏈的不斷擴展,商業化程度的不斷提升,賽事產生的綜合影響已經遠超賽事本體,英超聯賽的經濟貢獻占全英GDP的1%,西甲和西乙聯賽對西班牙GDP貢獻為1.37%,成為區域經濟的重要助推器。疫情的蔓延,導致多項賽事無法如期舉行,造成巨額經濟損失,亞足聯經濟損失超過9億美元,NBA停擺損失上億美金,德甲賽季取消的直接損失就將達到7億歐元,東京奧運會的延期,直接損失達到60億美元,若考慮賽事經濟輻射作用,損失將進一步擴大。

  體育賽事與經濟的關聯度越高,體育賽事便越“輸不起”,無論是賽事組織、運動員、贊助商、媒體,還是賽事主辦地區都深受影響。從商業性體育聯賽來看,當賽事收入鏈條斷裂,賽事系統平衡被打破,基礎設施維護與修繕受影響,球員收入下滑等,導致降級、破產、托管問題隨之而來。為了盡可能地減緩疫情對體育賽事的沖擊,各賽事主體反應不一。英國馬拉松賽事以基礎設施已到位,場地和承包商已準備就緒為由照常舉行。北美LCS、歐洲LEC和土耳其TCL外卡賽區選擇放棄在收入里占比較低的門票,舉行“空場比賽”,保住轉播和贊助合約。

  目前來看,體育賽事基本處于賽事防控應對的第三階段,各類賽事紛紛延期、停賽。國內各項賽事如中超、CBA等聯賽表示推遲,近年參與熱情高漲的群眾性馬拉松賽事也紛紛停擺,涉及賽事200場次以上,預計損失將達全年營收一半以上,疫情結束后下半年扎堆辦賽,又會使市場競爭更加激烈。但是在疫情全球蔓延的環境下,生命和安全理應凌駕于賽事經濟之上,全球體育賽事的損失不可避免,當下關注的核心在于如何評估風險,以及風險應對。

  多米諾效應凸顯

  如今的體育賽事已經是比以往復雜的有機整體,各利益相關者之間聯系密切,無論是賽事日程、媒體轉播、營銷方式、組織形式還是球員管理等層面都發生了改變。隨著體育賽事的全球化演進,體育賽事與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密不可分,因此體育賽事大面積暫停、延期造成的損失與影響也不會是孤立的,往往錯綜復雜,互相牽連。賽事停擺這個蝴蝶翅膀的煽動,波及全球體育產業,此外,賽事供應鏈的變化將導致整個體育賽事生態圈的產業布局革新,以上所有因素疊加,形成了多米諾現象,所有的國家、賽事企業、賽事組織都難以獨善其身。

  一是賽事贊助商權益受損,賽事延期舉辦顯然為贊助商及供應商廣告效益的“兌現”帶來了不確定性。對于已經確定的賽事贊助商無法按預期實現其贊助收益,損失如何彌補,由誰彌補成為新問題,贊助商減少現金贊助賽事,更改贊助計劃已成為大概率事件。

  二是媒體轉播出現空檔期。賽事版權權益包括商業贊助權、媒體轉播權、門票銷售權、商業開發權等,其中賽事轉播權是體育賽事版權中的核心資源,隨著全球體育賽事的基本停滯,媒體轉播的核心產品“賽事”本身的缺失,導致媒體原本的賽事直播時段無賽事可播,內容匱乏,部分媒體只能夠通過重播經典賽事,球員在線互動等方式填補空白。

  三是賽事延期加大后續賽事資源協調難度。東京奧運會的延期消息一確定,包括游泳世錦賽、田徑世錦賽、全運會、大運會在內,國內外的多項大賽將不得不面臨與改期后的奧運會“撞車”,勢必造成后期賽事的大量聚集,那么賽事物料、補給等如何實現集中有效供給,對上下游產業鏈都是一場巨大的考驗和挑戰。

  突遇“寒冬”,體育賽事產業危機四起

  第一,中小型體育賽事企業生存面臨巨大壓力,企業存在集中倒閉風險,從業人群存在失業風險。體育賽事所帶動的一系列體育用品(服飾、體育用具等)銷售停滯,庫存周期加長,資金占用明顯。依托于傳統線下活動的經營機構主營業務停擺,以往發展模式遭遇挑戰,從業者亟需尋找創新業務突破口。

  第二,“契約精神”面臨挑戰。當賽事被迫中止或延期,帶來的球員、媒體、贊助商等多方利益相關者無法按約履行合同,帶來的一系列法律糾紛,對體育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如中超外援合同方面的損失誰來承擔?轉播中的訴訟問題,贊助商方面的糾紛等方面的風險我們如何應對。

  第三,營銷與宣傳方式面臨全新環境與壓力,贊助權益無法有效實現,品牌曝光率降低,對企業產品銷售存在潛在影響,同時體育賽事轉播資源大幅下滑,版權成本風險加大,廣告資源下降,報價降低,整個體育贊助市場活躍度下降,伴隨著全球經濟的下滑,體育賽事消費與贊助受到強烈沖擊,體育賽事資本投入將遭遇滑鐵盧。

  第四,中國體育產業自2014年46號文發布以后開始快速發展,體育賽事運營體系尚不完善,風險管理也較為空缺。從發展路徑來看,主要依靠引進國外賽事IP,知名職業聯賽來培育國內體育消費群體。疫情的全球蔓延,使得我國原有的賽事引入戰略遇到瓶頸,發展困境具體表現為對外部的依賴性較強,控風險能力的較弱,自主調控能力差。

  識別機遇,困境求生

  其一,大數據等技術催化,線上各類賽事互動成亮點。在疫情的催化下,各種借助5G等技術發展的線上產品也開始爆發需求。由于線下賽事無法舉辦,線上體育需求被極大激發,推動相關APP圍繞客戶需求不斷創新升級。疫情期間,眾多線上體育平臺用戶數和視頻播放量成倍增長,線上體育轉播平臺的場均觀賽人數呈現增長態勢。線上體育消費成為賽事產業發展新模式、新業態,助力體育產業提質升級。電子競技市場得益于“宅經濟”的作用,未來隨著高新技術的發展也必將開拓更加豐富的玩法與體驗。

  其二,疫情短期擾動不改體育賽事消費的長期邏輯。無論是參與型還是觀賞型賽事消費,大眾的消費熱情僅僅是被延后而非消失,甚至會出現小幅增長,因此疫情對于體育賽事消費沖擊屬于短期擾動。一旦疫情全面平穩后,其發展的態勢更多是自身的可持續發展能力以及行業市場所決定,因此建議把握住體育賽事的長期成長邏輯,在短期擾動期內抓住機會,著力調整賽事結構合理性與行業活力。

  其三,疫情期間,因為被動閑暇時間的增加,體育賽事需求穩中增長,但賽事供給減少,呈現供不應求的賽事賣方市場。與世界其他國家相比,中國較早從疫情中逐步恢復的國家地區,5月體育總局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與體育工作領導小組發布了《關于有序恢復體育賽事活動的指導意見》,意味著我國體育賽事已經開始逐步“蘇醒”,中國體育賽事應抓住目前“全球賽事空檔期”,打造真正具有中國特色的IP賽事,為賽事的“走出去”積蓄力量。

  疫情下的體育賽事產業破局之策

  加強風險管理,提升危機應對能力

  政府層面應加強各類體育賽事的風險識別與評估,找出風險源是風險應對的關鍵,同時充分評估賽事風險等級、風險影響程度。疫情在全球的蔓延無疑是當下體育賽事危機的風險源,但當下更重要的是對于潛在次生風險源的識別與評估。各級政府部門應把好賽事風險管控第一關,具體來看,有以下措施:

  首先,成立專門的賽事領導小組根據疫情的發展變化及時應對,包括對國際賽事涉及的外籍運動員的防疫把控,以及群眾性賽事舉辦的疫情風險防控。

  其次,建立賽事風險評估體系,對體育賽事的機構進行資質評估、綜合運營能力評估等,以保證疫情風波下的體育賽事“量減質不降”。

  第三,加強資金風險識別,保證資金的有效使用,嚴防企業利用政策紅利的投機行為。經濟下行與賽事暫停延期等多因素附加,導致相關企業運營問題頻現,資金鏈難以維系成為主要問題,為此各地區體育局提出通過促進相關政策落實、減免企業房屋租金、給予賽事企業補貼等措施促進區域體育企業復工復產、共渡難關、穩定發展。那么政府提供的扶持資金能否被合理使用,政府的資金去向,企業的配套資金是否到位,如何規避已經招標的企業因資金困境退出等問題都成為識別資金風險的關鍵,因此建議成立第三方賽事專項資金監管平臺,降低政府、企業雙向的潛在資金風險。

  第四,創新運動員訓練方式,疫情導致現役運動員因無法參與集訓而出現的體能賽技下降的風險不容忽視,為實現“抗疫情、保備戰”雙重任務,創新訓練方式顯得尤為必要。

  第五,區域聯動應對風險,降低風險程度。體育賽事作為體育產業發展的核心板塊,涉及多利益主體,因此受疫情波動是多方面的,涉及國際性賽事、足球、籃球等職業聯賽、群眾性賽事,以及城市區域運動會等多項賽事。眾多賽事的延期,勢必導致疫情緩解后的賽事重疊與聚集,高密度的賽事會攤薄有效的賽事資源,影響預期賽事戰略目標實現。因此,可以通過發揮區域之間聯動效應整合賽事資源,降低、轉嫁、控制賽事聚集導致的一系列風險,這或將成為區域一體化辦賽的新模式。

  線上線下聯動,鼓勵企業從單一化走向多元化經營

  完善線上賽事體系,提升精彩度,重塑體育賽事企業運營管理模式,多元化經營對抗風險。在線下賽事停滯期間,通過線上賽事培育消費市場主體,擴大潛在消費群體數量,為疫情后的線下賽事奠定產業發展基礎。線上賽事主體可分為兩大類:

  其一電子競技,以信息技術為核心,通過軟硬件結合營造的環境進行對抗,過去三年內,我國電競用戶數量增長率持續保持在20%以上,2018年用戶規模達到了4.28億人。賽事相關企業可結合自身優勢資源從產業鏈上游—內容提供,中游—賽事運營,下游—內容傳播入手,深挖電競賽事的流量價值。

  其二是線下完成線上計分的“云賽事”。近日國家射擊隊試水“云比賽”,取得較好的效果。這類賽事參賽人員不受地域限制,更靈活自主,但對體育與科技的融合提出更高要求,同時由于網絡存在諸多不可控因素,如何保證比賽的絕對公平等都是需要關注的方面。相較專業賽事而言,群眾健身類賽事“云參與”更具推廣價值,因其娛樂性高于競技性,對網絡監管、參與資助審核要求較低,推行起來更便捷。如近日由國家體育總局健身氣功管理中心、中國健身氣功協會主辦的“2020年全國健身氣功網絡視頻大賽”,一上線就受到全國群眾廣泛參與,據賽事承辦方華奧星空統計:自5月16日活動上線以來,共接收參賽視頻5000余個,截至6月4日,活動頁面訪問量達7200多萬人次。目前比賽仍在投票階段,該數據還會更加可觀。由此可見,賽事企業可以在“云賽事”上做足功夫,“云賽事”或成為一種新生賽事形態。

  賽事體系重構,社區扮演重要角色

  疫情期間,我國各區域以高效的管控能力及時地控制住了疫情,充分驗證了整體架構運行的高效性與有序性,是現代化城市治理的典范。從基層來看,我國的社區管理運行體系已較為完善,各社區綜合管理水平、各部門協同作戰能力都得到了很好的體現,這為體育賽事深入到社區提供了非常好的組織架構優勢。在疫情將國際體育賽事資源被動隔離的境況下,更應該找準時機,重新梳理賽事發展體系,從兩個方面實現新突破:第一,抓緊機會培育自己的體育人才;第二,引導群眾性賽事結合全民健身計劃深入到各個社區。

  積蓄力量,從“引進來”到“走出去”

  近年來,我國在賽事“引進來”的國際化進程中取得了良好的成績,如F1中國大獎賽、ATP1000網球大師賽、國際田聯鉆石聯賽(上海站)、環球馬術冠軍賽、上海國際馬拉松賽等國際頂級賽事紛紛進駐,在此過程中也積累了豐富的經驗。接下來賽事“引進來”,要進入從數量到質量的轉變階段,無論是運動項目選擇、賽事類型都要充分評估其與上海城市發展的契合度、有用性。賽事與舉辦地的匹配度,成為下一階段“引進來”的重要考量。

  疫情給國際賽事按下暫停鍵的同時,也為我們積蓄“走出去”的能量提供了契機。需要強調的是,“走出去”不單單是自有IP賽事走出去,關鍵是賽事運作服務和管理服務走出去,要培養一批具備跨國運作能力的賽事企業,這是上海體育賽事產業可持續發展的關鍵。

  自主自治的內控升級效應

  加強賽事行業法制化、規范化、自治化建設,優化升級不同類型體育產業的風險管理和內部控制能力;落實預付費等風險防控管理辦法,加快構建覆蓋體育組織、體育企業、從業人員等的行業信用體系,建立體育產業“黑、白”名單,推廣信用服務和產品的應用;推進行業自理,加強商會、協會的指導管理作用,提倡誠信經營、服務規范,加強體育企業互保體建設。

  實現行業動態監測,借助大數據、輿情系統及第三方調研,科學預測產業損失,加強對體育行業疫情影響和重點企業的動態監測,降低行業運營風險、履約風險和不良連鎖反應,對不合規、不合法和不安全的企業勒令停業整頓,保障員工及民眾的合法權益。加強企業經營風險培訓,樹立行業規范經營,責任主體示范榜樣。檢視改善平日隱藏企業深處隱患,推進企業公司治理結構優化,精細管理運營升級和風險預警系統完善,減少突發性事件對以中小微企業為主的體育產業的根基損毀概率。

  文/ 蔣曉薇

相關閱讀

? 2003-2019 北京華奧星空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China Interactive Sports Technology Invention Co., Ltd.

關于我們|招聘信息|聯系我們|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編號:0105094ICP經營許可證:京ICP證030713號客服及報障電話:010-67158866-800
發證機關:國家廣播電影電視總局京公網安備11010102000807號客服及報障郵箱:[email protected]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京)字第08305號   華奧星空(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
 
大神棋牌官方网站 管家婆四不像平特一肖 发行股票分录 星悦麻将 上海十一选五分布走势 手机模拟炒股app 多乐彩论坛 博牛宝沪深策略 吉林快3号码分布走势图 南宁麻将规则怎么算分 海南大飞鱼